北京福彩快三开奖基本走势图

  • <tr id='qnWEMN'><strong id='qnWEMN'></strong><small id='qnWEMN'></small><button id='qnWEMN'></button><li id='qnWEMN'><noscript id='qnWEMN'><big id='qnWEMN'></big><dt id='qnWEMN'></dt></noscript></li></tr><ol id='qnWEMN'><option id='qnWEMN'><table id='qnWEMN'><blockquote id='qnWEMN'><tbody id='qnWEM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nWEMN'></u><kbd id='qnWEMN'><kbd id='qnWEMN'></kbd></kbd>

    <code id='qnWEMN'><strong id='qnWEMN'></strong></code>

    <fieldset id='qnWEMN'></fieldset>
          <span id='qnWEMN'></span>

              <ins id='qnWEMN'></ins>
              <acronym id='qnWEMN'><em id='qnWEMN'></em><td id='qnWEMN'><div id='qnWEMN'></div></td></acronym><address id='qnWEMN'><big id='qnWEMN'><big id='qnWEMN'></big><legend id='qnWEMN'></legend></big></address>

              <i id='qnWEMN'><div id='qnWEMN'><ins id='qnWEMN'></ins></div></i>
              <i id='qnWEMN'></i>
            1. <dl id='qnWEMN'></dl>
              1. <blockquote id='qnWEMN'><q id='qnWEMN'><noscript id='qnWEMN'></noscript><dt id='qnWEM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nWEMN'><i id='qnWEMN'></i>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佳作选登
                不忘初心谋发展,与共和国共成长
                日期:2019-12-12 浏览次数: 字号:[ ]

                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年,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决定筹建上海博物馆,徐森玉、沈迈士、沈羹梅、谢稚柳、杨宽、刘汝醴、曾昭燏等7人组成筹备委员会。1952年12月21日,在时任上海市市长陈毅亲自关心下,一座新的上海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成为新中国首批建成的博物馆之一。

                上海博物馆外景

                上海博物馆筹建之初,一切从零开始。第一批文物是市文管委调拨,由李亚农在解放战争年代收集保管的两卡车文物,共计2853件;第一批文博专业人员,除了筹备委员会成员外,还吸纳了蒋大沂、蒋天格、承名世、胡菊等专家、学者;第一批陈列室是按照时代排列的,分别是原始社会、殷商时代、西周春秋战国时代、秦汉时代、魏晋南北朝时代、隋唐时代、宋元时代、明代、清代、近代工艺品陈列,力求概要反映中国历史艺术发展的全貌。

                迄今,上海博物馆已走过了六十七载。现有馆藏文物近102万件,其中珍贵文物14余万件,包括青铜、陶瓷、书画、雕塑、甲骨、印章、货币、玉器、家具、织绣、漆器、竹木牙角、少数民族文物等31个门类,尤以青铜、陶瓷、书画最为突出;现有文博专业技术人员近300名,涵盖博物馆学、器物学、文献学、艺术史、文物保护技术、文物修复等各研究领域;现有艺术陈列专馆十个、捐赠文物专室四个、特别展览厅三个,着力体现各艺术门类的完整发展历史,体系之完整、藏品之丰富、质量之精湛,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2017年下半年,新的上海博物馆东馆在上海浦东花木地区开工建设,未来的上海博物馆将实现“一体两翼、联动东西、特色清晰、相辅合璧”的总体格局,在打造“世界顶级的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这一初心的指引下,翻开历史发展的新篇章。

                以“文物保藏与科学研究”连接昨天与明天

                文物是博物馆的生存之本,也是讲好“中国故事”的基本载体。拭去历史的蒙尘,让其缓缓道来经年的沧桑。

                建馆之初,上海博物馆就通过收购、受赠、抢救、调拨、交换等多种途径开启了孜孜不倦的文物征集历程。上海博物馆有一群舍己为公、气节高尚的老朋友,潘达于捐赠国之重器大盂鼎和大克鼎、顾氏家族捐赠“过云楼”所藏宋元明清书画393件、胡惠春捐赠各类瓷器343件、杜维善捐赠中亚古国钱币两千余枚、荷兰人倪汉克捐赠祖传97件景德镇外销瓷……上海博物馆有一群专业、执着的文物工作者,从冶炼厂、废品回收站等处拣选抢救出大量青铜器、钱币、铜造像等文物,其中不乏鄂叔簋、凤纹簋、龙耳尊等一、二级品的珍贵文物,改革开放之后又积极抢救流失海外的珍贵文物百余件,如晋侯稣编钟、吴王夫差盉、大日如来鎏金铜像……上海博物馆还有一支经验丰富、成果显著的考古发掘队伍,考古发掘构建了上海地区6000年的历史,因上海考古发掘而命名的崧泽文化、马桥文化、广富林文化完善了长江下游早期考古学文化谱系,福泉山遗址是探索良渚文明模式的重要实证,青龙镇遗址确证了唐宋时期上海作为重要贸易港口的地位……近年来,上海博物馆又将考古目光聚焦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2018年首次远赴海外在斯里兰卡开展联合考古。

                上海博物馆赴斯里兰卡开展联合考古

                上海博物馆注重文物保管与保护,多年来形成了一套完善的文物征集、编目、建档、库房管理、提用、注销、统计、修复、分析、测试制度与工作流程,确保文物安全。作为全国最早开展文物保护科技工作的文博单位之一,上海博物馆在建馆之初的文物修复工场和文物保护科学实验室的基础上,经过多年来不断推进科技研究、创新和应用,为全国的文物保护、修复处理、检测分析、成果推广等提供了有力的科学支撑。上海博物馆被认定为“馆藏文物保存环境国家上海快三重点科研基地”,所办《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期刊为“中文核心学术期刊”。更为重要的是,上海博物馆注重学术研究工作,通过学术研讨会及时了解国际上文物研究领域的最新信息并将自身的研究成果推向世界,67年来共举办了“吴越地区青铜器国际学术研讨会”“元代青花瓷器国际学术研讨会”“董其昌书画艺术国际研讨会”“中国古代漆器国际学术研讨会”等各类学术会议、论坛50余场,出版了《中国古代青铜器》《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上海博物馆藏品研究大系·明代官窑瓷器》《上海博物馆海上名家精品集》《上海出土唐宋元明清玉器》等各类著作300余本,形成了每次大展均配合举办国际学术研讨会,出版论文集,将展览、鉴赏、座谈、研讨、教育传播融为一体的学术风气。

                以“展览展示与对外交流”传播中国文化

                展览展示是博物馆特有的语言,通过文物展品的排列组合,讲述特定时空下的人地关系,勾勒历史发展轨迹,弘扬人类优秀文化。

                作为博物馆呈现给公众最直观的形象,上海博物馆在陈列展览上集中优势力量,不断探索创新,多项举措首开国内博物馆先河。在常设展览方面,建馆以来经过了四次陈列体系的重大调整与修改。建馆之初的基本陈列是按历史年代分设十大陈列室;1959年,改为按社会发展阶段排列重设陈列室;1972年,改综合陈列为专题陈列,先后设立了陶瓷器馆、青铜器馆、书画馆、古代雕刻馆四个专题陈列;1986年起,自筹资金对四个专题陈列进行改建,新增“中国钱币馆”,对陈列内容和形式进行了提高和突破,在当时引领了全国博物馆陈列体系的新潮流;1996年,在人民广场新建馆舍,经过多年培育与发展形成了今天所呈现的青铜器、陶瓷器、绘画、书法、雕塑、货币、玉器、印章、明清家具、少数民族工艺等十个艺术陈列专馆和四个捐赠文物专室,以传播中国古代艺术之美的理念媲美国际一流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中国古代青铜馆”

                在特别展览方面,自1952至1995年,上海博物馆一共举办了107个特别展览,有中国古代艺术分类展、革命文物和图片展、出土文物展、捐赠文物展、流动展等,并从1958年就开始了国内文物的借展工作。更值得一提的是1978年,举办了第一个从境外引进的展览——“伊朗绘画展”,开启了国外来展的序幕,时至今日在引进境外展览方面依旧走在国内同行的前列。1996年,随着人民广场馆舍的建成开放,特别展览成为博物馆常规业务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被确定下来,通过不断开拓办展思路,形成了六种类型的特别展览:世界古文明系列展,如“艺术与帝国——大英博物馆藏亚述展品展”;中国边远省份和文物大省文物精品系列展,如“雪域藏珍——西藏文物精华展”;中外文物艺术名品展,如“晋唐宋元书画国宝展”;馆藏文物珍品和捐赠文物展,如“海帆留踪:荷兰倪汉克捐赠明清贸易瓷展”;馆内外文物结合的专题性展览,如“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展”;围绕历史人物主题的艺术性展览,如“太阳王路易十四——法国凡尔赛宫珍藏展”……自1996年至2019年,围绕六种特别展览类型,上海博物馆共举办特别展览136个,并通过对展览空间、色彩、灯光以及辅助陈列的精巧设计,让公众在丰富多彩的特别展览中得到文化和艺术的享受。

                身负国家与城市文化形象的重任,上海博物馆勇做对外文化交流的排头兵,创下多个国内第一:第一个在陈列展示中使用中英双语说明,帮助海外观众更好欣赏中国文化;第一个在博物馆组织体系中设立“文化交流办公室”,以专业外语人才优势,开展博物馆对外文化交流工作;第一个在展馆建设中募集海外捐赠,并采用国际博物馆常用方式,以捐赠人姓名冠名其认赠的展厅或设施,为社会参与和支持博物馆建设倡导了一套开放和激励机制;第一个拥有海外基金会——美国上海博物馆之友,利用海外资源支持和资助博物馆各项事业的发展;第一个引进国际学术研讨会机制,推动学术交流;第一个为海外博物馆定期培训学生志愿者,开辟了中国文化传播的新途径。

                同时,在多年的实际工作中逐步形成独具特色的工作模式:一、以学术交流为主线,拓展与国际博物馆界的全面接触和交流。早在1958年就开始编译“国际文博参考资料”,改革开放后又编有“文物译丛”“博物馆译丛”等内部学习资料。自20世纪80年代起,通过举办国际学术研讨会大力开展国际间学术交流,同时积极拓展与国际博物馆界的全面接触,参与相关国际活动,主办和承办一些大型的国际博物馆会议,进一步提升了上海博物馆的国际声誉和地位;二、以展览展示为抓手,促进中外文化的积极交流与合作。自1976年赴日本举办“青铜器展”以来,上海博物馆至今已组织或参加了赴境外的各类展览共130批,展品近万件,展地遍及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等近30个国家和地区、70余座城市的100多家文博机构;三、以文物藏品为媒介,发展博物馆的海外之友。早在改革开放之初,经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协助,上海博物馆结交了一批侨居海外,热心祖国文博事业的友好人士,至今保持着深厚的友谊,多年来接收了来自海外的文物和图书捐赠100多批次,如英国的秦力人夫妇、美国的范季融夫妇、香港的朱昌言夫妇等不仅为上海博物馆捐款、捐赠文物,还为引进海外展览牵线搭桥和寻找赞助,为国际间交流项目提供资金;四、建立长期合作机制,推动博物馆的队伍建设和业务建设。改革开放之后,上海博物馆开始尝试与世界著名收藏和文物研究机构建立长期合作、互惠互利的交流机制,先后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英国大英博物馆、俄罗斯埃尔米塔什国家博物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等100多家文博机构在人员互访、业务培训、合作办展、出版物互换、研究交流等各方面开展全面合作;五、利用馆藏和文创资源,开辟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新途径。在注重与各国主要博物馆建立长期的合作交流的同时,上海博物馆还充分利用丰富的馆藏资源和精致的陈列展览优势,为海外研究、攻读或爱好中国文化的专业人士和学生提供研究、实习或培训的条件,为人才的成长提供了更多的学习机会。

                以“教育传播和社会服务”践行公共职能

                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是博物馆的使命,因而我们始终强调,公众是博物馆的主人,以各种形式激发、培育公众的人文情怀和科学精神是博物馆人的社会职责。

                2007年修订的《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调整了博物馆各项业务工作的表述语序,反映出对于“人”的关注和对于“物”的关注同样重要。与这一转变相符的,是上海博物馆多年来在社会教育、数字化建设、文化创意及软硬件服务等领域,由原先的“被动”提供到“主动”研发,由让公众“被动”接受到“主动”获取的发展与变化。

                负责社会教育的职能部门从20世纪50年代成立的以陈列讲解和组织流动展览为主的群众工作部,到1985年更名为宣教部,在令公众收获美感体验的同时,加入了对美学理论阐释的激发,活动内容也拓展为举办流动展览、文物知识大赛、青少年文物夏令营、知识讲座、与院校和图书馆合作、在报刊上开辟文物博物馆宣传专栏等。1996年,宣教部正式改名为教育部,聚焦不同受众、不同需求的教育项目的研发、实施与跟踪,强调“以人为本”,以展厅导览、文化活动、教育读物、专题课程等各类教育项目帮助公众通过理解蕴含于“物”的文化内涵,实现自我提升,在这过程中充分尊重公众的主体地位,并形成了一批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教育品牌。

                1984年,上海博物馆及时捕捉到了时代发展的趋势,成立了以计算机服务为核心工作的电脑组,开始探索博物馆的数字化建设,成为中国博物馆界在数字化应用方面的开拓者。多年来,从最初的文物藏品数字化编目与检索到如今的数字化文物信息管理系统,从在展厅开辟多媒体演绎专区到在官网和APP上推出数字展览,从实现办公自动化到建设智能化楼宇……对外,上海博物馆积极打造“数字上博”,对内,不断深化建设“智慧上博”,通过内外两个扇面,一边突破时空界限,提高公众对馆藏资源及时、有效的利用,努力营造“24小时在线”的博物馆,另一边以技术的革新改变博物馆传统工作方式,提高工作时效。近年上海博物馆在数字化建设方面又取得了新的突破,在“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展”中推出了“董其昌数字人文”专题,首次在展览中以数字手段呈现学术研究成果,通过广泛互联和融汇数据,综合地反映与董其昌相关的时、地、人、事,把作品、时间、地理、人物关系等进行有效整合,打通了藏品基本数据与研究数据的壁垒。

                同样,作为国内最早涉足文创领域的博物馆之一,上海博物馆在“文物修复复制工场”的基础上,于20世纪80年代开设了第一只售货柜台,1996年出资200万元正式成立了艺术品公司,并首次提出“将博物馆带回家”的理念,不断开发经典、精致、亲民的文创产品,研发并销售各类文化产品近2万余种。2016年,根据国家提出大力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要求,上海博物馆又一次主动提出了“大文创”的发展概念,力求打破原有“文化商品”的局限,结合文创产品、文创活动和文创服务,从实体与虚拟两个领域出发,使文创工作深入至博物馆教育、宣传、展览、出版、文保科技、互联网+等工作的方方面面。在具体做法上,上海博物馆始终坚持培育自己的研发、经营队伍,形成博物馆特有的专业文创人才梯队,以此保障博物馆文创产品的文化内涵和过硬品质;其次,配合常设展览和特别展览研发成系列的文创产品,将文创纳入全馆性工作,如取自馆藏“清嘉庆粉彩百花纹瓶”上“万花献瑞”粉彩花卉图案研发的“百花图”系列产品,多年来经久不衰、广受好评,也激发了观众到我馆陶瓷展厅一探文物本身面貌的热情。2017年“大英博物馆百物展”期间,推出了涵盖“衣食住行”等各方面的文创产品180余种,其中自主研发60余种,刷新了有史以来文创销售的最好成绩;第三,在专业保障的基础上,上海博物馆广泛与社会力量合作,通过IP授权等形式促进品牌共赢,通过拓展销售渠道增加品牌影响力,已与英国泰特不列颠美术馆、华特迪士尼(中国)有限公司、上海龙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金枫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开展单向或双向授权,在上海拥有5家实体店铺和2家线上销售平台,并与国内外70余家文博机构建立合作交流,文创产品远销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比利时等国家。

                己亥秋月,岁月延绵。五六十年代的艰苦创业、跌宕前行,七八十年代的卧薪尝胆、锐意进取,世纪之交的开拓创新、精益求精,共同铸就了上海博物馆的今天,这67年来的发展既是上海博物馆的进步,也是我国博物馆事业整体发展的一个侧影。传承文脉,任重道远。未来将有东、西两座上海博物馆馆舍矗立于浦江之畔,铭记老一辈文博人的创业精神和变革精神,坚守博物馆的人文情怀和文化力量,上海博物馆将始终不忘初心谋发展,永远与共和国共成长,服务社会公众,助力国家建设!(杨志刚)

                责任编辑:张冲
                打印】 【关闭